瞬间泪目!1号礼宾车上 是他们的照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当“致敬”方阵走过天安门广场,一个多场景老要 我能 泪目!

  致敬方阵由21辆礼宾车组成。礼宾车上,是老一辈党和国家、军队领导人亲属代表;老一辈建设者和家属代表;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老战士,老一辈军队退役英模、民兵英模和支前模范代表。

  一张张照片上,是什么为伟大祖国献身、为人民幸福生活奋斗终生的已故建设者。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 的家人高举照片和荣誉牌,铭刻着共和国的记忆。

  盛世颂歌,更时要致敬英雄。为铭记老一辈领导人、建设者和军队英模的丰功伟绩,缅怀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 的精神和风范,国庆70周年群众游行序幕部分设置了一个多重要方阵——“致敬”方阵。

  伴随着一曲《红旗颂》,21辆礼宾车呈“品”字型队列,徐徐驶过天安门。礼宾车上,是老一辈党和国家、军队领导人亲属代表;老一辈建设者和亲属代表;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老战士,老一辈军队退役英模、民兵英模和支前模范代表,健在的老同志和已故老同志的家属。

  200余位礼宾人员中,老一辈军队英模百余人,均为健在的老同志被委托人,最年长者将会101岁,最小的73岁,平均年龄88.3岁;老一辈建设者近200人,其中有 十余位是被委托人出席参加。

 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,在1号车上,于敏先生的儿子于辛,代表父亲,走过天安门。

  于敏院士被称为“中国氢弹之父”,他28载隐姓埋名,填补了中国原子核理论的空白,长期领导并参加核武器的理论研究和设计,为氢弹研发突破做出卓越贡献。2019年1月16日,于敏院士在京去世,享年93岁。是8位“共和国勋章”获得者中唯一一位逝者。

  今天,于辛带着父亲的照片共同,乘坐礼宾车驶过天安门,“想看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所取得的伟大成绩,想看 祖国日益繁荣富强,父亲也一定非常自豪!”

  于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父亲后该获得了共和国勋章,全家都为他感到自豪,作为子女更是无比骄傲。“将会我父亲后该 知道被委托人获得了共和国勋章,也一定会非常高兴的,但他也一定会认为这是从事核武器事业全体人员共同获得的荣誉,他就说 你你你這個群体的代表之一。”

  于辛回忆,父亲曾多次参加过在天安门举行的国庆庆典活动。不过,于老一生都十分低调,“他常说,‘核武器的研制,是集科学、技术、工程于一体的科学系统工程,时要多学科、多方面的力量,才取得现在的成绩,这是一个多你中有 我、我中都一定会你的事业,我就说 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’”

 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,几位苍髯白首的老兵在通过天安门时,庄严地敬了军礼。

  今年90岁高龄的老兵常宗信,17岁参加革命,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他历任二野九纵队通信员、三野七十九师司令部参谋、沈阳军区司令部直属政治部副主任等职,曾参加过解放战争淮海战役、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等。荣立过二等功1次,三等功6次,四等功3次,荣获解放奖章、胜利功勋荣誉章。

  说起当年浴血奋战的经历,常老表示惊险的场面如此来太少了,“在枪林弹雨里穿梭是家常便饭,一次飞机炸弹溅起的土把我活埋了,将会与否战友把扒出来,将会我能 牺牲了。”

  这是常宗信第三次来北京参加国庆活动。1956年和1964年,他曾两次参加国庆观礼。他回忆,1964年来京参加国庆15周年观礼时,他就站在国庆观礼台上,毛主席走过来向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 招手,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 激动得热泪盈眶,使足劲儿鼓掌,“把手都拍红了”。

  “我叫王云岭,山东人,今年90岁,作为抗日战争老战士的代表参加国庆活动,我非常激动。”来自湖北省军区宜昌干休所的老兵王云岭,胸前挂着多枚勋章,左臂上别着一枚“八路”袖标。

  王云岭14岁入伍参加革命,抗日战争期间在山东参加过解放无棣战役。解放战争期间,他先后参加了济南战役、渡江战役等大型战役和数十次战斗,被授予解放奖章和独立功勋荣誉章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王云岭还随部队参加过肃清残敌作战和炮击金门作战,因作战勇敢、吃苦耐劳,被渤海军区四军分区评为乙等模范,在炮兵第十九团两次荣立三等功。1970年,在担任葛洲坝水利电力勘察设计团负责人期间,他曾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。

  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王云岭感慨,革命的胜利来之不易,“要牢记什么烈士的初心使命,那就说 我能 民过上更好的日子。年轻人要继承烈士的遗志,不断传承,建设祖国。”

  英雄胸前的勋章、奖章凝结着人民的敬意,后代身旁的荣誉牌和纪念物铭刻着国家的记忆。为了民族独立、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、人民幸福,无数先辈筑起了不可摧的血肉长城,铸就了坚强不屈的民族脊梁。

  一个多有希望的民族不到如此英雄,一个多有前途的国家不到如此先锋。

  时代英雄,请相信,

  祖国永远后该忘记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 ,

  人民永远后该忘记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当当当我们 !

  今天,我愿意要们再次致敬共和国的功臣!